放弃北京3套房,我拖家带口来香港漂,常陷入焦虑(图)

大家好,我是一名妈妈级的港漂,两年前申请了香港某大学的研究生,带着老公和两个小孩从北京300平的大房搬来香港50平的小房。香港的示威活动加上迟迟不散的疫情,让才来香港两年的我时不时陷入焦虑,在留与走之间与老公进行了不下十次毫无结果的对话与争执。

如果说只是我一个人,或许毫不犹豫扭头就离开了,不带走一片云彩。然而,一想到当初为了能来香港所付出的努力与艰辛,想到一边带娃一边读书的辛苦,似乎怎么也无法做到洒脱,心有不甘。

● ● ●

从“北漂”到“港漂”

「读书改变命运」这句话,在本人身上得到了毫不夸张的印证。从南方一个小县城通过考到北京某校的研究生开启北漂生活,到买房买车老公孩子热炕头的稳定生活,顺理成章觉得后半生应该是扎根北京了。

然而,本人表面上循规蹈矩骨子里爱瞎折腾的性格以及老公本着为以后多条路的未雨绸缪(嘘!一部分人总是有危机感),加上孩子的教育问题和某种机缘巧合,2018年——在北京的第14个年头,在我们都已人到中年,突然做出了离开北京搬来香港的决定。(为自己的勇气点赞)

当然香港可不是想搬来就搬来的,那怎么能来呢?通过咨询移民公司了解到投资移民的通道已关闭,最快捷的办法就是考一个香港的研究生,然后把老公和孩子都申请过来。那时我已经做全职妈妈6年,然而我忘记自己已经离开学校很多年,永远当自己18岁,想着读书对于身经百战的我来说,岂不是小菜一碟?

既然读书这个方法行得通,那就赶紧申请学校吧。首先是雅思这一关,说干就干,我立马花了几万大洋报了个培训班,上了四个周末的课就参加考试,竟然考到了6.5分(哈哈得瑟一下,本人可是日语专业毕业的,不是英语专业),刚好符合一部分专业申请对英语要求的最低分。

接下来就是大多数港漂都经历过的环节——准备材料,申请学校,面试,拿到Offer,申请签证,办理逗留签,租房子。当然我比你们还多了几步,给孩子申请香港的学校,带孩子面试,申请老公孩子的签证和逗留签,将北京的东西打包寄往香港......整个过程耗时大概15个月,这中间的煎熬,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很难体会。

并不是说做这些事情有多苦多累,而是一种精神上的煎熬。因为其中很多步骤是环环相扣的,走一步需要等待结果成功后才能步入下一步,而这其中都存在不确定性,存在失败的可能。

有时候为了应对不确定性,还需要做一些其他未雨绸缪的事情比如同时在北京给孩子申请学校、带孩子面试等等。总之,每过一个关卡能带来一小会儿的激动,接下来又是步入下一个焦急的等待。这段时间我有很多个夜晚是半睡半醒的,整个人也憔悴了不少。● ● ●

一边带娃一边读书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我如愿以偿开启了来港的生活。18年6月底提前租好的房子(为了给孩子申请学校提供地址证明)整整空置了2个月,眼睁睁看着5万大洋消失得无影无踪。8月下旬,自己带着一个即将满7岁的女儿和一个3岁多的女儿提前入境,老公则赶在9月1日我和孩子们开学前到达。

由于申请菲律宾工人需要至少三个月才能批下来,初到香港,洗衣做饭打扫卫生照顾孩子什么家务的暂时都得自己做。我的课程都在周一至周五晚上7点到10点,所以白天有时间做家务,但晚上要上课就没法照顾孩子。

两个孩子年级不同,上学时间地点都不一样。每天早上,我6点就起来做早饭,帮老大洗漱完后送上校车,接着过会儿再把老二送上校车,送完孩子后就得抓紧上午时间忙活家务和学校布置的学习任务。

下午时间非常紧迫,3点45去楼下接坐校车回家的老大,陪老大写作业。由于老大读的是英文学校,除了中文课其他都是英文授课,中文又是繁体,所有的都得重新适应,刚到香港的两个月每天作业都得写上好几个小时。我经常是一边做晚饭一边教孩子作业,5点多钟还得冲到小区门外接老二回家,然后冲个澡再用10分钟吃好晚饭就飞奔到学校上课。

可能有人会问,老公呢?老公不是在吗?问出此问题的人,要么没结过婚,要么家里有个体贴的老公。我老公在此之前基本都不干家务活的,也没怎么陪过孩子。刚到香港,他说要到处转转,熟悉熟悉。我说没问题,但你得赶在老二校车到小区门口前回来,负责接老二回家。

然而,这只不过是我的自言自语罢了,能赶在我晚上上课前回来才是人家的目标。老公以前不知道带孩子的辛苦,认为我那些年当全职妈妈是享清福。我要叫句累,他就说你看你也不用像别人一样又上班又带孩子,也不用一大早去挤地铁,又有阿姨帮忙洗衣做饭。每次听到这话我心里就万马奔腾、怒火中烧。

什么叫做“站着说话不腰疼”?晚上我去上课后只能由他陪孩子,给老二洗澡,然后安顿她们九点多睡觉。就这么每天三个小时的陪伴,还没几天,他就受不了了,感叹说带孩子确实不容易啊。看来,教训男人不知女人带孩子辛苦的办法就是直接把孩子丢给他。诶诶诶,好像成了老公吐槽篇了?其实我老公人品还是不错的。

言归正传,9月份头半个月的生活,真的是不堪回首,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熬过来的,每天忙到不知道自己在学校学了些啥。除了基本的家务和做饭外,由于我们租的是新房子,除了洗衣机冰箱微波炉外没有其他家具和生活用品,所有的都得一件一件买回来,每天都有新买的东西要拆要组装,还有从北京寄来的10大箱子东西需要整理。

好多个晚上,我上完课回到家都11点了,推开家门见到待组装的家具和没收拾完的东西,身体心理都疲惫到了极点,但还得打起精神来收拾整理。

● ● ●

步入正轨

半个月后,我意识到再这样下去可能出师未捷身先死,果断打电话叫我姐办旅游签证过来帮忙。有了我姐的帮忙,生活慢慢步入正轨,学习也开始跟上老师的步伐。

对于口语和听力都不咋滴我来说,纯英文授课一开始真的有些吃力。班上大多数同学都还很年轻,有几个本科刚毕业直接申请读研究生的,我比他们大了一圈有余。(不小心暴露了年龄)

随着12月份申请的菲律宾工人到位,从一地鸡毛中解脱出来的我就在忙乎自己的学习和辅导孩子的学习中紧张而有序地度过。周末开始有时间带孩子们去南Y岛长洲等离岛散散心,去海边放飞一下自我,去大街小巷好好感受一下这个新生活起航的地方。

去长洲玩,租了三轮车但不会骑

忙碌充实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一下子就到了2019年5月,当我考完最后一门考试,交完最后一个小论文,一年的研究生生活也就意味着结束了。其实真正上课时间只有8个月,有种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的感觉。但不管怎样,香港这种跟内地不同的教育模式再次丰富了我的人生经历,为我重新步入社会起到了一个很好的缓冲作用。

孩子们来港后也适应得很好,英语水平进步飞快,其他课业也能跟上,特别是老大学习成绩在班上排到了前三名。然而,生活刚迎来曙光,这座城市就被乌云遮住了天空,还时不时电闪雷鸣,让我时常陷入走与留的纠结之中。但想起当初为了来香港所付出努力与辛苦,我又忍不住安慰自己,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或许一切都会好起来了。

上一篇:恐怖!高层楼顶建厂房:8年前曾被曝光 至今未处理(图)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