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暴 虐猫 出轨 发床照:PSU“蒋劲夫”集渣男之大成

今天的故事,可能是我们收到的投稿中,最让人动心怵目的一篇。

行文前,我先提醒一下读者,本文男主,

前宾州州立大学(PSU)留学生Z被曝光涉嫌学术欺诈、虐待动物、聊骚乱性、婚内出轨、家暴强奸等诸多恶劣行径,本文可能会令你感到深度不适。

本文投稿者来自与Z共处近3年的前女友兼前妻Cynthia。虽然距离他们启动离婚流程已经过去了10个月,但Cynthia表示:

我是在确保了自己的人身安全后,才给你们投稿的。

“我不知道能不能清晰仔细地叙述完这些事情,长期的药物和精神折磨真的让我有些难以招架。”

这一切的噩梦要从2018年9月21日,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开始说起——

“为什么你总是侧身看手机呀?”

或许从一开始Z就随Cynthia有所隐瞒,对手机过强的保护欲、锁屏过快的速度,并不是一句“注重个人空间”的能解释的行为。

即便是在两人刚确立关系的热恋期,Z也从未停止炫耀自己“家里彩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能力。

聊天记录中,Z经常向同性好友炫耀:

“今天我要带几个女生去KTV还加了微信。”“今天跟一个姑娘单独去看电影。”“我想找逼操。”

就连手机搜索界面内,

也会显示“怎么追有对象的女生”“怎么把妹”等聊天记录——

Cyntia多次隐忍,换来的是Z的变本加厉:

微信挂小号、切换积目、探探、Tinder等app都是基操。为了把妹,Z将自己说成是“在美留学、会讲中文的日本人”——

为了向同性好友展示把妹的能力,Z会保存和女性完事后的床上照片。在被Cynthia发现后,Z解释道:这是别人发到群里他保存下来的照片。

只可惜,这些照片源自哪里,如何拍摄,什么时候拍的,现在的智能手机记录得清清楚楚,一目了然——

Cynthia在两人的情侣合影的聊天背景上,看到了无数Z与朋友们不堪入目的、和其他女性发生关系的,以及已经发生关系了的聊天记录——

后来Cynthia发现,Z不仅管不住下半身,对于那些没有被骗上床的女生,

Z会强迫与她们发生性行为——

曾与两人住同楼的另一对情侣中的女生,认为大家是相熟的朋友,在被Z邀请“来家里坐坐”时就放下了防备。

而目的并不单纯的Z,在女生迈进家门后不停劝酒,直到女生意识模糊,Z对她实施强奸。

“老公,我的猫呢?”

“2019年3月,我爸妈回国后,我的人生彻底被他毁掉了。”

回忆那段时间,Cynthia记得经常在Z去洗手间的时候,都能听到她的猫Yves在惨叫。

在Cynthia查看情况的时候,小猫就不叫了,Z说:你压力太大了,精神失常产生了幻听。

可小猫的求救声是Cynthia真真切切听到的。为确保小猫的状况,

Cynthia在洗手间度过了接下来的三个晚上。

终于有一天,在Cynthia去纽约的时候,Z邀请朋友来家里喝酒。Cynthia回家时,

没有等到自己的小猫开心地过来蹭她。

她四处寻找,在找到小猫时,

小猫的胡子已经烧没了,全身布满了不知如何留下的伤痕,头顶肿胀,嘴唇外翻,肚子上出现了一个大洞。

Cynthia带去医院后,兽医谨慎地观察了她和猫的互动,确认Cynthia与小猫之间的信任感后,兽医告诉Cynthia:你的猫受到了极大的虐待。

牙齿全部断裂、胸骨断裂、嘴唇翻裂、胡子烧没。兽医写道:这些伤害,是只有人类才能完成的伤害。

Cynthia不相信男朋友会对自己心爱的小猫做出这样的事,但在这张诊断笔记中,兽医非常隐晦地写道:很有可能发生了一些别人不愿意告诉她的事情。

Cynthia的猫,

没能挺过这一关。

“可以离婚吗?我不想被你打死。”

“我觉得他做出这个决定,说明他是想改变,定下心来好好和我在一起的,于是我们5月在拉斯维加斯结婚了。”

如果人是理性的,那么在做决策时,人就不会考虑沉没成本。

但也许是太过于希望对方会改变,也许是因为对方许下了承诺,也许是受到恋爱脑驱使,Cynthia答应了Z的求婚。

已经经历了此前种种,婚后生活会变得更差吗?

事实告诉Cynthia,

真的会。

2020年1月,因为Z要从阿宾顿校区转去帕克,离Cynthia工作的纽约很远,

为了陪伴男友,Cynthia特意考取了PSU的研究生。

但由于此前长期生活在严重的精神压力下,Cynthia患了躯体性焦虑症,表现为月经紊乱、心律不齐、呼吸不畅,偶尔会产生窒息的濒危感。

Cynthia的发病,换来的是“指着我狂笑,叫我别装了”。

在精神和药物的压力下,Cynthia停了一学期的课,最终退学。

一直到2021年4月两人彻底分居,这段日子里,两人的性生活从之前的正常频率,暴跌至两三个月仅能成功一次。

在Z的荡妇羞辱下,Cynthia一度严重厌食,172的她瘦到90斤。

此时,

Z在Cynthia离开卧室时自给自足,留下一滩滩液体,在床单上凝固并泛黄——

也许是一次Cynthia以为的耍赖撒娇,或者是一次争吵,有时Cynthia甚至不知道为什么,

Z就会突然开始锤她的头,一边疯狂大叫,一边用力地将拳头重重砸在她的后脑。

还有一次吵架,Z扯起Cynthia的头,

狠狠地往门口的配电箱上撞,

恶狠狠地说道:

“如果不想被打死,就滚回纽约住。”

在经历了近三年暗无天日的婚姻后,终于在今年2月底,Cynthia签署了离婚协议,目前正在服用药物调养身体。

我第一次接到Cynthia的投稿,是美东时间凌晨3点半。

在看完了将近40页声泪俱下的控诉后,我甚至一时不知这样的故事该如何讲述。

这是又一起“不完美受害者”的案例——因为自身想法的局限性,精神状况的不稳定,以及遭受长期PUA所养成的习惯性为对方开脱的想法,Cynthia迟迟没有下定决心与Z离婚。

但我还是一定要讲述这个故事,以及更多这样的故事。

我想告诉受害者们,这并不是你们的错。

经历了这样的事还敢回头看的你们,是勇敢的战士。

我也会和你们,一起战斗。

上一篇:俄罗斯占领军从乌克兰博物馆偷走稀有斯基泰宝物(图)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