蜗居工业区吞噪音废气20年 租约将届36憨儿盼筑新巢

文/CTWANT

▲祥育教养院长年照顾心智障碍的憨儿,但工业区充斥着噪音和废气(图/CTWANT)

桃园市八德区祥育教养院长期照顾中重度身心障碍者,用爱心和耐心疗癒这些慢飞天使,其贡献和努力在当地有目共睹,但祥育蜗居工业区内,忍受一旁工厂的废气和噪音超过20年,房东又打算在今年收回院所,院方不想让院生再度流浪,选定龙潭建造新园区,而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募款大幅减少,目前工程经费尚缺3000万元,憨儿想搬新家仍有重重困难。

5月10日上午,本刊造访祥育教养院,院所座落在巷弄底端,得经过一整排工厂才能抵达,还没进门就听到各种大型器具运作的轰鸣,搭配上不明化学物质所散发的刺鼻气味,交织出专属工业区的沉重氛围,多待一刻便令人窒息。

相较于外面的恶劣环境,祥育里各个角落则是窗明几净,36名憨儿「各司其职」,部分院生忙着低头作手工好赚取零用钱,其他人则在社团活动中开心玩耍,用积木和教具组合成一个个色彩斑斓的作品,他们多半失去了父母,手足亲友也难以照顾,所幸院方用爱为他们遮风挡雨,建立充满祥和与宁静的桃花源,如今这个「家」却面临种种困境。

院长叶俐汶表示,创办人罗庆堃不捨心智障碍者在社会上要面临歧视与差别对待,他们多半没有自理和谋生能力,其家属在照顾过程中往往精疲力竭,于是在80岁高龄创办机构照顾这些「天使」,但祥育早年被视为「疯人院」,选址的过程饱受抗议,反而是被没有住家、员工后下班就离开的工业区接受,祥育在疫情前的每个周末还会带着憨儿扫街,用热情和真诚终于换得邻居欢迎。

▲祥育教养院在院内开办各种课程和社团,让憨儿可以创作学习,(图/CTWANT)

21年过去,许多院生从原本的青壮年变成老年,教养院中没有无障碍设施,院生每天得在陡峭楼梯上下数趟,多次险些跌倒滑落,颤颤巍巍的身影让人捏把冷汗,不分昼夜的噪音也在不断侵蚀憨儿们本就敏感的神经,浴室因水管老旧而潮湿漏水,寝室的天花板日渐塌陷,房东又告知年底想将园区收回另作他用,叶俐汶因此下定决心要给憨儿们一个永远的家。

梦想很美好,现实则残酷的让人难以相信。叶俐汶原已购入一块土地要建房,周遭住户得知该处要盖教养院后,立刻拉起白布条拒绝他们到来,选定的第二块土地也因地目无法变更只能作罢,几经辗转下,他们终于选定龙潭筑新巢,挑战却还没有结束。

「我们的新家很美,有一片大草地,可以种菜种水果,憨儿们可以躺着晒太阳,但搬进去还需要大家帮忙。」叶俐汶说,新园区占地3440平方公尺,院方以多年来的积蓄购地,去年3月还带着院生开心动土,原定今年中可以完工,申请使用执照后在年底便能顺利迁入,但本土疫情却打坏一切规划。

叶俐汶无奈表示,疫情导致捐款大幅减少,工程进度也严重落后,目前主建物已经完成,但装修、电梯和消防设备等装修工程仍找不到经费,家电家具还得另外筹钱,原本已经核准的兴办计画也因展延次数达到上限被桃园市府拒绝,年底搬家的愿望更遥遥无期。

「院生都很期待要搬家,他们已经在选寝室跟谁睡、怎么装潢,真的捨不得让他们失望。」叶俐汶提到,新院区的资金缺口高达3000万元,眼看租约即将到期,全院老师和社工都心急如焚,却又不能让憨儿感受到这份焦虑,期盼大众捐爱协助筑巢,让「回家」成为憨儿们的日常,而不是苦等不到的奢望。

▲祥育教养院已在龙潭买地筑新园区,憨儿也开心参加动土典礼,原定今年底就能迁入,却因经费缺口和工程延宕而遥遥无期。(图/CTWANT)

延伸阅读

上一篇:吃烧肉做公益!王品加码再送百元折抵券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盖房?

    前阵子去下营经过某条路段,有看到好像一块地在挖土询问附近居民得知要盖房,想问大家知道那块地新建案名字吗还是还不知道呢?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