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离弃/用光积蓄救老病瘫犬 罹癌医师:这是我的使命

记者张雅筑、影音剪辑江芳缘/台中报导

▲从小就爱狗的复健科医师林文鲜,发现流浪动物遭遇都很悲惨,从此投身救援、照护。(图/受访者提供)

从小就爱狗的复健科医师林文鲜,在近20年前因发现流浪动物悲惨的模样,与自己理想、既定的印象有强烈对比,让她决定投入动保工作、开始救援浪浪。好不容易把流浪狗从收容所救出,但发现能送养的有限,不捨牠们最后下场就是安乐死,所以她决定提供这些毛孩一个中途安养的家。不只把所有积蓄、薪水都投入,连健康状况也受到影响,一度被判定仅能活几个月。虽然这一路走来不易,但林文鲜期许自己完成使命、改变浪浪在台湾的处境。

「乖喔,莎莎,小心喔...」位在台中沙鹿区山腰上,专门收容老病残犬的机构「犬山居」,人称「宝妈」的创办人林文鲜医师,园区里近200只的毛孩,她全能一一叫出名字,对待牠们就像自己的孩子,亲切、温柔又有耐心。但要照顾这么多的毛小孩,肯定不容易,特别是患病、年老或肢体有残缺的,但林文鲜抱起眼前后肢瘫痪的小Bonny说,「如果你因为瘫痪,就把牠安乐掉不是很不公平吗?牠这么可爱,牠除了脚不行、不能自己上厕所之外,其他都很正常而且很可爱。」

▼▲林文鲜医师抱着小Bonny说,其实很多瘫痪狗狗,经救治会是给予辅具,牠们也能正常的生活,若是轻易就选择安乐死,其实对牠们非常不公平。(图/记者张雅筑摄)

回忆自己与流浪动物的缘分,林文鲜表示,自己从小就很爱狗,但没有太大的机会可以饲养直到自己长大后才有养狗,不过就是单纯的宠物犬,直到有一年寒流来袭,她发现郊外路上有一小窝的米克斯狗在淋雨,进一步观察发现,那周遭有很多母带子的浪浪,「那跟我的生活里面接触到的民种犬,就是说大家觉得很可爱啊,橱窗里很可爱的狗,是完全截然不同的世界,那我就慢慢去接触牠们。」除了上网做功课,林文鲜也踏入台中市创立比较久的动物协会开始当志工,进而了解到,很多流浪犬最后的下场就是安乐死。

分享电影《12夜》的场景,林文鲜说,现实中的收容所有些环境更恶劣,甚至自己还目睹过捕狗大队强拉、强拖狗狗,让牠们发出惨叫声,「你看到真的会吓到,也会很难过。」无法当作这样的事情不存在,林文鲜开始去接触流浪犬,从做路边狗狗的结扎到送养等。起初她和几名志工会和时间赛跑,跑到收容所能救一只是一只,协助送养到国外,但这些狗狗出来后,其实还是得医治到健康才能送出去,「渐渐的中途医疗这个需求就出来了,我就开始想说,我可能还需要一个地方,让牠们做中途安置治疗,或是甚至社会化的地方。」

▼▲林文鲜花光积蓄在台中沙鹿郊区买了块地盖浪浪的家,照片为12年前「犬山居」的模样。(图/受访者提供)

拯救的狗狗越来越多,且很多都是需要医疗照顾的,林文鲜花了3年找寻适合的地方,最后在台中沙鹿郊区找了一块地,和家人开始做收容和中途送养。「买地到盖好,到后来其实还有整地啊等等,大概1200万,就是用我的钱啊,用我的薪资跟存款,所以后来不太够还用贷款,拿我以前的房子去贷款,存款差不多都用光了,然后再来就是,我每个月薪水进来就是不见了...」回忆刚开始买地盖狗狗的家园,林文鲜苦笑说,那时自己没有想太多,把所有的积蓄、薪水就全投入进去,从此每天被钱追着跑,生活一度苦到不知道该怎么过下去,连买罐酱油都得斤斤计较。

在协会还没成立前,所有的支出都靠林文鲜用自己的薪水苦撑,她说,狗狗的医疗费用真的超乎想像,真的非常高,但也不能因为这样就不救牠们,所以后期在朋友的建议下成立了「台湾同伴动物扶助协会」,希望有共同理念的人一起帮助浪浪,给予支持的力量。

▼▲(上图)过去林文鲜就睡在上层,为了就近照顾毛孩子们;(下图)白天就在医院工作,下班后返家就照顾、治疗生病的毛孩们。(图/记者张雅筑摄、受访者提供)

「真的很忙,我就是整天在这里面打转,就是要牺牲,等于没有生活啊,就是工作跟狗。」本身是复健科医师的林文鲜,白天就在医院工作,下了班就直奔犬山居园区照护狗狗,甚至跟毛孩同住一起,为了就是就近照顾,以免半夜病犬有突发状况。长时间这样忙碌,身体当然不堪负荷,2016年底时,林文鲜的健康状况亮红灯,她说,那时的自己莫名一直变瘦,也睡不着觉,「本来以为是一个小问题去开刀,后来才发现是肿瘤,是恶性的这样,我在本来的医院判定是几个月(能活),预后,就是你讲的,大概多久会过世这样子。」

就医治疗情况不乐观,林文鲜坦言,起初的自己打击非常大,觉得很崩溃,看到一些癌友撑不过离开,也很恐惧自己会不会是下一个,更担心园区里的毛孩未来该怎么办?历经治疗还有时间、信仰等,她才慢慢摆脱恐惧,乐观、勇敢地面对考验,淡淡地说:「我现在的最后目的,至少这些跟我很有缘份的这些生命,我必须要完成,跟他们互相一起,要怎么讲,使命嘛或是我们生命的任务,那也是支撑我的力量,因为牠们毕竟是生命嘛,你看这个样来来去去好几百只。」

▼▲(上图)过去还在医院担任复健科医师的林文鲜,蜡烛两头烧多年后,不幸罹癌,目前无法继续医师工作,(下图)今昔对比,健康状况差非常大,但她依旧对毛孩子们不离不弃。(图/记者张雅筑摄、受访者提供)

替瘫痪狗狗製作轮椅、协助罹癌狗狗就医、治疗,让老病犬最后一程是在舒服的状况下离开等,这些都是林文鲜对浪浪的无怨无悔,她感性地说,因为自己也生病,所以除了能站在照顾者立场外,也能感同身受患者的心理。但对林文鲜觉得最重要的是,她希望在照护流浪犬这一块,有更明确的制度和保障,包括流浪犬照护员的证照和相关考试、课程等。林文鲜坚定地表示,「我觉得我必须要完成这一个任务,这是我在这段,我的余生里面,要把这件事做好,还有牠们给我的功课,还有我可以藉由这样的努力,我可以帮助到以后的流浪动物,譬如制度的建立,然后可以请政府参考我们一些建议,让以后在照顾动物的这样的团体上可以有一些更好这样子。」

园区里不只收容上百只的浪浪,更有牠们当天使后的家。现年50岁的林文鲜,本来可以选择稳定的当医生就好,但实在不捨流浪狗受苦受难,她决定成为牠们的妈妈,让这些孩子们有个安身之处外,生病、受伤了更可以获得良好的照顾,活得有尊严。谈及这近20年救援、照护浪浪的过程,林文鲜坦言,真的有很多考验,包括人事管理的挫折、捐款不足问题还有自己的健康状况,虽然难免低潮,但很感谢毛孩们带给自己力量,让她深信对的事情就是坚持下去,盼流浪动物和照顾者能获得更好的保障和制度。

▼▲(上图)肢体残障的浪浪,园区照护员柏伶协助牠们使用轮椅;(下图)过世的毛孩,林文鲜会将牠们的骨灰安葬在园区。(图/记者张雅筑摄)

「其实流浪动物这一块真的很弱势,我们还是有被看见,你看没有被看见在深山里面,在郊外里面,其实动物跟人是很可怜,他们也很无力,搞不好都生病了也没人管...我希望这一块在有生之年,可以看到有结果出来。」因为罹癌无法继续当医师,也无法继续与毛孩同住,但仍持续救援、照护浪浪们,林文鲜说,自己最大的心愿没有别的,就是希望能真正帮助到流浪动物,还有在角落里的爱爸、爱妈(流浪动物照顾人)们。

▼▲本来流浪在街头,或是遭原饲主弃养,又或者一度差点被安乐死的毛孩子们,现在至少牠们有个安身之处,所谓的「家」。(图/记者张雅筑摄)

✎认识、帮助瘫痪老病毛孩:https://reurl.cc/NAXvWp

上一篇:好天气要来了!明起回暖3天「飙30度」 下波转雨时间曝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