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娶上海媳妇生4个混血宝 想一辈子留在中国(图)

我叫[email protected]混血四宝妈,第四代德国裔美国人,34岁,来中国已经10年了,成了中国上门女婿,现在是四宝的老爸,过着天天挨媳妇吵,但很幸福的日子。

妈妈从小就鼓励我,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因一本书与中国结缘,因小马姐爱上了中国,这看似是偶然的集合,也是命运的必然。我喜欢中国的文化,喜欢这里的一切,现在浑身上下、由里到外,除了没有头发,满满的全是中国气,活脱脱的就是一名中国人。

很多朋友问我:“Stephen,你为什么要到中国定居?”我属兔的,中国有句成语叫做“狡兔三窟”,寓意是兔子聪明、严谨,我喜欢这里的创业环境,喜欢这里的高效人群,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所以就留在了中国。

(在中国,我们四世同堂)

还有很多朋友问我:“Stephen,你一个人在中国适应吗?”我不是一个人,是四世同堂,我的家就在这里,我很喜欢这里的生活。

1988年,我出生在美国密西根,家里4个孩子,我是老三。曾祖父是从德国移居过来的,爷爷是农场主,爸爸干建筑行业,属于中产家庭。可能受家庭环境和迁移基因影响,我从小就很向往外面的世界。

我性格相对比较内向,喜欢玩乐高和读一些历史文化类的书籍,其中《指环王》、《霍比人》等奇幻类故事是我的最爱。我喜欢的作者是托尔金,梦想着将来成为语言学家,甚至在大学时代,我也曾想过要当议员,因为这样可以有机会接触到不同文化。

(这是我小时候)

其实,说到与中国的缘分,还得从我小时很喜欢的一本书——《中国的故事》讲起。这是一本讲述生长在长江边上的人物的故事,通过它我知道了中国和长江,经常嚷着让爷爷讲给我听。等长大一点,在中学的时候,我自己读了一本书《The good earth》” ,讲的是20世纪早期的中国。那时候,中国就像奇幻故事一样令我着迷。

期间,我还迷上了一个电视节目——李小龙传奇。每次我看他耍双截棍、踢腿和出拳都感觉非常过瘾。也是从那时起,我对中国有了一些更直观的认识,认为中国人都爱吃肉、喝酒,一人一剑,爱憎分明,很有江湖情怀,并梦想着将来一定要到中国看看。

(那时,我对中国感到特别好奇)

在我整个成长历程中,妈妈对我的影响最大。她是大学教育系毕业,不仅仅是全职太太,还是我们几个的老师,一直在家教我们读书到高中毕业。所以上大学之前,我从没读过正规学校。但妈妈带给我们的价值不比任何人少,她教会了我们,要勇敢地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如果有梦想就去实现它。

在美国,没有入学考试,但有一个跟中国高考类似的考试叫ACT,只要去申请,然后填写一份个人简历就可以,譬如信仰、性格、人生目标之类的。记得当时考卷总分36分,我考了29分,这在咱们中国应该算是90分。所以说,我虽算不上是学霸,但也是优等生。

爸妈希望我到在南卡的一所中等大小的基督大学就读,而且愿意承担四分之一的学费。我也没有特别想去的大学,于是就同意了。有时候,人生就是在这不经意间一步步跟命运靠得越来越近。没曾想,我这无心的选择反而成就了我日后与中国的渊源。

(我在香港科技大学拿的硕士学位,这是跟同学们的合影)

在大一,我没有选专业,只是完成了适用于各专业的大众学分。期间,我学会了如何搜集资料这项技能,并由此接触到了很多国际知识和不同文化。同龄人也许觉得在本国更舒服,而我却不想呆在舒适圈。在大二,我决定选择国际商务专业。

大学生活,完全都在我的预期之内。我得到了很多学分,比专业要求的还多,而且我在暑假期间也上了很多课,只想快点毕业,早点工作养活自己。人们常说:“一切的相遇都是上帝的安排。”也就是在这里我遇到了小马姐。

我们大学非常传统,主张真爱,鼓励大家认真得去认识彼此,倡导同一信仰的人组建家庭,但男女之间不能有任何肌肤碰触,连牵手也不行,如果被抓到会被扣分,扣到一定程度会被开除。在这种环境影响下,我们对待爱情都非常慎重。

(在中间的是小马姐)

有人说:“这个世界不是有钱人的,也不是有权人的,而是有心人的。”我能与小马姐牵手不仅仅因为运气,还有我从小对东方文化的痴迷,希望能有一段奇幻般的爱情故事,而小马姐满足了我所有想象。

那会儿我正读大三,是学生经理,我们一起在学校小吃店打工。看到小马姐的第一眼,我就心动了,她有着东方女性特有的自信,眼睫毛上点缀着像露珠一样的东西,非常独特有魅力,而且性格外向,为人幽默,跟我的性格完全互补。那时我就知道,我会娶她,而且很确定。这可能就是咱们中国所谓的“一见钟情”吧。

记得当时,我们接触时间还不长,我一直不好意思主动跟她说话。有一天,我总觉得小马姐有点奇怪,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她终于忍不住了,问我:“你的头发哪里去了?”那一刻,我感觉挺尴尬的,脸都红了。也是从那之后,我们开始熟络起来。

(爱情就是相互的成全)

在一起13年,我们几乎每天都有笑料,有时候也会互相嘲笑。当然,小马姐笑我多一些,我不敢笑她。她的笑点非常低,我也不知道她到底喜欢我什么。

在熟悉之后,我了解到小马姐的一些信息:她是独生女,比我大2岁,上海人,是被外公外婆宠大的,家里虽不算富裕,但她从来没有怀疑家人对她的爱。

后来我问小马姐:“我当时没房、没存款,到底喜欢我什么?”小马姐很诚实地告诉我说:“因为你老实。”但她真正接受我,是在第一次跟我回家过圣诞节之后。

当时从学校回家需要开12个小时的车,她问我:“中途要不要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我说:“不可以的,如果被爸妈知道,单独和女孩子住酒店,会不放心的。”听完后,小马姐惊愕地看着我,自此对我非常信任。

我爸妈对待爱情的态度是很谨慎的,希望我能有一段可以携手一生的爱情,这也是他们为我选择这所院校的原因之一。

(爸妈都非常喜欢小马姐)

小马姐非常有感染力,跟我家人见面后,大家都很喜欢她,甚至比起我,他们更喜欢小马姐。有一次,小马姐给我出了一个世纪难题:“我和你妈同时掉进水里,你救哪个?”我可想都没想就说:“救老婆。”

后来我妈说:“这是我希望听到的答案,也是大多数妈妈预期的答案。”他们觉得儿子需要老婆,孙子需要妈妈,其实老婆才是陪你一辈子的人。

2010年,也就是大学最后一年,我跟小马姐结婚了。在美国,在向女孩求婚时需要制造惊喜,为此我计划了很长时间。当时,她还在学校打工,我就悄悄帮她找了工作替补,然后带她去吃早餐,之后她以为我送她去工作,没想到去了一个美丽小镇——查尔斯顿,就是在那里,我求婚成功了。

在美国,结婚是年轻人自己的事,买钻戒都得自己存钱买。那时候,我虽然不算太有钱,但有了稳定工作后,和同龄人相比还算不错的。按照美国风俗,女方要承担婚礼全部费用,但当时小马姐也没钱,并且因各种原因她爸妈也不能来美国,所以就没办婚礼。我们觉得,只要两人在一起就好,其他的不用太在乎。

(这是我们在上海拍的婚纱照)

起初,我爸妈对不办婚礼这件事,还是有点意见的。但他们是有爱之人,也很喜欢小马姐,后来也理解接纳了。在情况改善后,我们去了上海,拍了婚纱照,跟家人吃了女婿上门饭,也算是简单地办了婚礼。

如果在热恋中,爱是一种感觉,那么成为夫妻后,爱就是一种选择。结婚后,由于文化风俗的不同,小马姐每天都能带给我惊喜。我也一直努力地适应着,改变着自己,并彼此接受着对方的不同。

小马姐平时表达爱的方式和我很不一样。比如,她不把爱挂在嘴边,甚至会说很多反话,比如“我讨厌你”、“懒得理你”、“走远点”之类的。但我会经常说:“我爱你”、“谢谢”之类的。小马姐的理论是:自己人还说谢谢,见外了。每当我跟家人朋友分享这些文化差异时,大家也觉得很有趣。

(妈妈和岳母一起在家看孩子)

婚后一年,我们的大宝在美国出生了。起初,我计划是要两个孩子,可小马姐想要四个,在我们家我是“弱势群体”,所以……,不过后面三个宝宝都是在中国出生的。

大宝出生后,妈妈和岳母都很高兴,一起来到了我家看孩子。可没过几天,妈妈却到姐姐家住了,当时我就很纳闷。后来妈妈跟我说,中国妈妈很主动,她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因为在美国不坐月子,所以很多事情她插不上手。虽然大家在风俗上有所不同,但这并不影响对孩子的爱,全天下的父母都是一样的。

我一直都说,能遇到小马姐是一辈子的幸运,是她帮我打开了通往另外一个世界的窗户,不仅帮我圆了儿时的梦想,还让我找到了内心的归宿。

(爸妈一向都很支持我追求自己的幸福)

其实在大三,我就找到了人生第一份全球出行服务的工作,兼职大学学分。那段时间还是挺辛苦的,我工作时间是从晚上9点到早上6点,白天还要上半天课程,但工资待遇还是不错的,年薪36000美金。毕业后,我也一直上晚班,在国际上建立了团队,在公司也有了职位,关键是在工作中可以去不同的地方。

跟小马姐交往之后,我很想到中国看看,那里听上去非常有趣,很让我期待。这时,公司恰好要到香港组建团队,我幸运地得到了这个机会。在刚下飞机的那一刻,我就被震撼到了:这边高楼大厦真多,满眼都是急匆匆的人群。在这种氛围影响下,容不得自己慢下来,我瞬间感觉很有激情。

自此,东方神秘面纱一步步地在我眼前解开了。在底特律没有很高的楼,住宅公寓最多也只有10层,而且人口大约只有380万,之前我对人口密度基本没有什么概念。直到来这里之后,我才见识到什么叫人山人海。相比之下,老家那边反而有点太安逸了,这里才是我们年轻人的舞台。

(岳父岳母替我们照顾孩子真的很辛苦)

刚进入工作时,我毫无头绪,是中国同事们跟我一起度过了难关。他们在遇到困难时,从不退缩或者放弃,总能很快就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能够一起为同一目标努力,这就是所谓的高效人群。是在他们的帮助下,我才有了今天的成就。我真的很感激他们,直到现在我们大都还保持着联系。

不同的文化造就了不同的人群,中国人真的非常团结、有向心力,跟他们在一起感觉很畅快,这是任何其他民族比拟不了的。这也是中国能在短短几十年时间里取得这么大成就的原因。这是我首次来中国最大收获,并真心喜欢上了这里。

2012年公司要派人到中国,我知道这个消息后,非常激动。一是小马姐是家里的独生女,回到父母身边生活一直是她想要的;二是有姐姐和弟弟在家照顾爸妈,我可以去完成自己的梦想,而到中国生活一直是我向往的。爸妈也一向都很支持我,但唯一舍不得的是他们的孙子。

(我跟同事们相处得非常好)

中国人常说:“30年半个甲子。”没想到,我兜兜转转这么多年后,能在而立之年来到中国成家立业。直到那一刻我才明白,其实我的归宿早已注定。从好奇到迷恋,只不过是人生的一个过程,只有经历之后才懂得自己到底爱什么。

到中国后,我是公司的亚洲部门主管。由于之前有过与中国同事们合作的经历,所以我心里还是非常有底气的,但期间仍遇到了不少困难。在适应工作后,我很快就晋升为了董事经理,年薪也从50万升到70万左右。

在中国还有句古话叫:“养儿防老。”我工作虽然步入了正轨,但中国爸妈都在老家上海生活,他们年龄也慢慢大了,以后也需要人照顾,于是我跟小马姐思来想去,决定趁年轻回上海重新发展。父母没有缺席我们的成长,我们也不能缺席他们的晚年。

(我很感激家人对我们的支持)

放弃现有的虽然很可惜,但是在中国从不缺少机遇。2019年,我来到了上海一家公司做管理,跟岳父岳母外婆住一起,四世同堂,真正体验到了中式家庭的温馨。从此,我的内心才不再漂泊,有了归宿和寄托。

在家里,长辈们不仅宠孩子,还很宠我。岳母经常做红烧肉给我吃,外婆却担心我健康,不让我吃太多,就向小马姐告状。特别是四宝,虽然只有2岁,但只要想吃零食,就会直奔外婆房间,他知道只有外婆会帮他拆包装。

岳父岳母每次带孩子们出去玩,都会给他们买很多吃的,即便我和小马姐不想给孩子们吃太多零食,但却很喜欢这种中国式的亲情。我们彼此成长在不同年代,这些不同会一直都在,只有彼此接纳才能享受生活的点点滴滴。

(孩子们很依赖岳父岳母,特别是四宝,跟岳父特别亲)

我跟岳父的关系特别好,经常一起在家喝老酒。有一次,我向岳父请教哄小马姐开心的方法,岳父直接给我写一张纸条:“你可以打我、骂我、亲我、恨我,但是不要不理我。”一句句地教我,特别有心。

这些年,每到七夕节、结婚纪念日,我都会跟小马姐享受二人世界,只有不停地制造浪漫,才能增进夫妻情感。我很喜欢“七仙女与董永”的爱情故事,他们为了爱情冲破了枷锁,像极了“罗密欧与朱丽叶”,这都是对爱情最好地诠释。世间爱情不分种族,我真的很幸运。

在育儿观念方面,我和小马姐价值观都一样。美国式的“精彩极了”、中国式的“糟糕透了”都有可取之处。我们要良善地鼓励,让孩子们认清自己,不要被蒙蔽;同时,我们要用爱的方式去批判,教会孩子不要害怕犯错。但他们最终成为怎样的人,还要靠自己选择。

(我希望孩子们做一个平凡但有感染力的人)

有一次,大宝跟我说:“有个小朋友说他是外国人,不跟他玩。”我说:“他既然这么说,那肯定是有原因的,在下次见到那个男孩时,你可以试着认识一下,如果有误解,化解掉就可以了,爱是最有杀伤力的。”在消化掉情绪后,大宝画了一个纸杯蛋糕,并告诉我说,他要把这个作为礼物送给那个男孩。

妈妈跟我说:“我最渴望的是,孩子们能够有一颗善良的心,然后再尽情地去追求自己想要的。”有些人很成功,但对身边的人没有一点启发;有些人很平凡,但却感染着每一个人。我希望,我的孩子们也做一个平凡但有感染力的人。

一般情况下,我们每年都会回美国探亲。这几年,因为疫情关系,没能回去。现在四宝两岁了,还没见到爷爷奶奶真人。我的家人也很想我们。

(很久没回老家了,真的很想念爸妈)

妈妈经常不远万里地寄一些书本过来,包括我小时候的画本、照片、第一次剪的头发等等。在没事的时候,我就爱看这些旧东西,怀念以前的事情,现在虽然很多东西都已经变了,但有些东西始终没变,那就是家人的爱。

在中国呆这么久,时刻感受着家人的爱,我的心也安稳了下来。同时周围的一切也在不断地改变着我的认知,使我对中国有了更深的认识,慢慢地我打内心里更愿意成为一名中国人。

有一次,我参观了上海的UT难民纪念馆,受到很大触动。在世界上,有人能抛弃一切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只为能够生存,那种绝望是我无法想象的,但这种信任是我完全能够理解的。是中国给了他们一个希望,这种济人情怀真的很让人敬佩。

(有小马姐相伴,我真的很幸运)

在经历历史磨难后,中国更加尊重人的生命,现在的中国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有一次,小马姐的包忘在了餐厅,在我们回去取得时候,不仅没有丢,还有专人看管,这让我很感动。特别是疫情发生后,中国防疫做得很好,能生活在这里确实很幸福。

时间长了,我的胃口也发生了变化。每次出差回到家,我首先会到麻辣烫店报到。我喜欢吃油面筋,但又不知道叫什么,就提醒小马姐:“不要忘记给我点那个煮了之后会漏气的球啊。”接着我就会被小马姐无情地嘲笑一顿,但为了中国胃,我感觉挺值的。

刚到中国时,我经常会碰上很多尴尬的事情。比如有一次,我在电梯里碰见一个萌娃,她望了我一会,然后再望向她妈妈,问到:“妈妈这个人是外星人吗?”但现在,很少有人再好奇地看我了,因为我已经自带中国气了。

(这是在美国的全家福)

在中国生活了这么多年后,虽然远离父母和家乡,但我没有把自己当成游子。我和大宝现在还不是中国户籍,因为中国绿卡真的很难拿,但另外三个宝宝已经是中国户口了,我希望他们将来在中国安家。

回顾我的前半生,乐观点,前三分之一的人生吧,我因爱来到了中国,因爱留在了中国。有人说,幸福不是说出来的,真正的幸福不需要拿出来给别人看。幸福是一种感觉,是一种状态,是一种共鸣,拥有过的人自然能看懂。

(遇见你是幸运,走到底是双倍幸运)

我幸福的感觉从来没有消失过,我的幸福来源于生活的点点滴滴。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我爱小马姐,我爱中国。

上一篇:半夜排队!杭州超火的山泉水 网友接水回来吓一跳(图)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