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赔了208亿,京东京喜全国裁员,三四线城市便利店还能干么?

曾几何时,滴滴创始人程维抛下一句:滴滴在社区团购的路上,投入没有上限。之后,滴滴便挥舞着补贴的大棒,加入了多多买菜、美团优选的贴身混战。没过多久,在208亿巨额资金打了水漂之后,滴滴的橙心优选选择了关闭所有业务,没有上限成了如今被笑话的话题。无独有偶,自营电商界的扛把子京东,也选择关停了全国大部分区域的京喜拼拼业务,仅保留湖北、河南、山东及北京,对应的全年亏损数据为36亿。看重数据报表的财团们纷纷逃离三四线城市之后,那些支撑社区团购最后一公里的便利店该何去何从?到底是机会还是深坑?

01 社区团购水土不服撤出,知名连锁便利店不断扩张

目前,随着京喜拼拼的大规模退出,十荟团的关闭,社区团购已经进入了寒冬缩水期,支持社区团购走向纵深的实体便利店其实也并没有得到多大的好处。一些三四线城市便利店主甚至退出了团长业务,给出的理由是:赚不了几个钱,还占不少地方,外面又不让放,店里空间又小,折腾半天来人领东西就走,客流量增加却没多卖出一瓶水。

不仅是社区团购在缩水,便利店经营者也在不断退出,本是吹得零库存无压力,坐等客流上门的好事,最后变得又要占冰箱,又要占货架,耽误不少事不说,还没因此多赚几块钱。社区团购退潮了,便利店们的实体还得继续经营,对他们来说,客群并没有因为社区团购的去留而产生变化,更多的变化是生意越来越难做。

生意难做的原因来源于下面这组数据:中国大陆地区56家连锁便利店品牌在2021年新开设门店12002家,关闭门店2882家。继续扩张成了便利店在2021年的标签,相对于接连收缩的大型超市而言,中国便利店行业依然保持增长态势。增长的主要区域,就是三四线城市,一个是因为一二线城市的商业布局已经趋于成熟和饱和,想进入和开新店的成本都越来越高,而三四线城市有更为广阔的市场空间,各项运营成本也是几何级数的下降。

以知名连锁便利店品牌罗森为例,从2020年就开始布局三四线城市市场,先后入驻河北唐山、安徽芜湖、江苏南通、江苏常州、安徽六安、湖南株洲等多个地级市,多个城市实现多店同日开业,甚至在个别三四线城市布局超过40家店,其繁荣程度,堪比一线城市核心区。截至2021年9月底,罗森便利店在中国突破4000家店铺,2022年目标是发展6000家店铺,2025年达到10000家以上。相对一线城市,无论是销售数据还是加盟商,罗森显然更看好三四线城市新兴市场的年轻群体。

02 偏安一隅固守特定客群的便利店,实现不了财富自由

便利店在中小城市里遍地开花,除了知名连锁品牌,更有支持居民日常生活的夫妻店,从城市到农村,从一百多的电磁炉,到一块钱3块的泡泡糖,包罗万象,应有尽有。依托周边的社区、市场、居民区,便利店在中国广袤的土地上生根发芽,而此前,它也有个大家更为熟悉的名字——小卖部。

从小卖部升级到便利店,是名称的更迭,经营的性质并没有太多改变,同样是个体工商户性质,同样是自负盈亏,同样是冷暖自知,同样是一家老小谁有空谁上阵,谁都忙着顾客就选好了在收银台喊一声有人没。他们偏安一隅,他们守着不太会大规模增长的周边常住客人,做服务行业的精明与能言会道在这里体现的淋漓尽致,有的便利店的门口会成为老乡、留守妇女、大爷大妈们的日常据点,从太阳出来到天黑,门前都断不了人气。更有便利店经营者会在门前设置几个摇摇乐,每天“爸爸的爸爸叫爷爷”响个不停,遛狗的、带娃的、抽烟的、买菜的、蹭WIFI的聚集在门前呜呜泱泱,俨然就是一个小菜市场。

社区周边的便利店做的基本是熟客生意,偶尔有一两个路过的也不当回事,熟客们忘了带手机和钱,拿了东西就走下回再付。老板们笑笑,想起来再说,想不起来算我请你的。大型超市的利润都非常微薄,一般也就是日常流水的5-8%,而小型便利店因为不用发员工工资,除去房租水电就剩下利润了,对于很多便利店主来说,比上班强点就行了,至少不用风里来雨里去的上班还得看老板脸色,便利店里一把一结自己说了算。

对于便利店店主来说,从来没想过什么财富自由,能实现时间自由就行了。也有人通过加盟的方式,加盟了多个连锁品牌便利店,但店多了就意味着相应成本的成倍累加甚至翻番,原本自己一个人再加一个亲戚就能负责两家店,现在加盟了5家店,就得招店长,年轻人没长性,岁数大的工资也更高,每天几个店巡视一圈,解决解决各种问题就忙得团团转,大品牌区域经理可能都没他忙。除去各项成本,可能5家店最后的利润只比之前自己开一家店多了一倍而已,剩下的纯粹是做公益了。

03 数字化时代的便利店,如何巧妙转身?

既然实现不了财富自由,那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也是个值得高兴的事,但大多数便利店经营者并不是喜欢开店,而只是机缘巧合加入了这个行列,不知不觉做了不少年,已经被深度捆绑进去无法脱身,对他们来说,便利店只是个工作,或者说这一段时间养家糊口的营生,并非生活的全部,也与爱好无关。

他们真正的爱好千奇百怪,有的白天是便利店店主,晚上是网约车司机;有的晚上是外卖骑手;有的是短视频直播主播。总之,日常生活里没有喜不喜欢,只有养家糊口的行当。有人已经在短视频时代记录和分享着自己的生活。甚至有的已经可以从城中村里打工者的来店频次来推断城市的吸引力,进而判断这个城市今年的整体市场,俨然一副经济学家的样子。

面对人们越来越懒,越来越依赖手机的数字化时代,便利店店主们也纷纷搞起了数字化转身。熟客们自不必说,早就撺掇店主建起了周边社区的购物群,要什么群里说一声,老板看见了回个价格,群里发个红包大家也默认不抢,有新来不懂规矩的不小心抢了,还得承受群起而攻之的数落,不得不发回个红包以平民愤。在外卖小哥延伸不到甚至还没有开始的区域,便利店主早就开始用这样的方式,笼络熟客和免费送货上门,制造重复消费机会。

有聪明的便利店主会根据熟客们的购买频率和固定产品与相关厂家联系,自己组织线下的团购,以比市场更低的价格为熟客们提供周期购,一次性付款,6个月或者一年时间里,每月或者每周固定时间送货,保证最新的生产日期。O2O、C2P、周期购、便利送,这些商业计划书里常见的词汇,被这些店主们用最简单的方式玩得清楚明白,他们不懂这些专有名词,他们只知道维护好熟客的关系对小店的重要性。

数字化时代里,只守着店面做生意是不够的,还得以自己的方式拥抱移动互联网,不能寄希望于固定客群,因为他们极有可能会被社区团购更便宜的商品所吸引,便利店只是社区团购巨头们融资过程中的一个支撑和炮灰。

04 三四线城市的便利店机会与挑战

作为三四线城市便利店的店主,你得搞清楚,你每天要和谁打交道,不是脑门一热,就拿着之前的积蓄和借来的钱,以很低的价格盘下倒闭的一家店,还有一堆货底和现成的货架也以进价的8折出手了,梦想着能日进斗金,别人开倒的店,你若没有专业的运营能力和经验,到手里十有八九还是得关门。所谓机会,是国家鼓励便利店这种经营形式,并推出了《城市一刻钟便民生活圈建设指南》,围绕综合服务、全民健身、养老服务、健康医疗、社区文化、就学便利、绿色出行、便捷消费、市政提质等9个方面,谋划建设城市一刻钟便民生活圈,鼓励一店多能,鼓励便利店延长营业时间,这也意味着便利店这一人民日常生活保障供应的毛细管网受到国家政策的认可与鼓励,在未来拥有更多的发展机会。

但是,在众多的三四线城市,不仅本地连锁品牌势如破竹,更有国际知名连锁便利店品牌前赴后继的抢滩登陆,唯恐落下这场争抢新市场的蛋糕。再加上社区团购们纷纷与各小型便利店实现联姻捆绑,挑战也不是没有。但真正能撼动守着固定住户便利店地位的,可能就是新开的社区团购自营店,以美团买菜、兴盛优选为代表的自营社区便利店也在众多三四线城市遍地开花。服务几年的熟客也不及9毛9一斤的鸡蛋和满10元减9元的新客优惠券吸引力大。

当离你的店面不远,有一家新开的社区团购便利店,那就要小心了,实际上只有三种可能。一种是你也入驻了另一家规模更大的社区团购平台成为团长,另外就是你只能卖它店里没有的东西,且客流量被稀释的非常严重,最后一种就是希望它熬不了多久就倒闭,但在它关门之前,你得有足够的资本打赢这场看起来一点胜算没有的战争。作为便利店主,你唯一比他们强的,是比他们更懂客户需求,而你唯一能做的,就是按需下单,而非硬碰硬地死磕。

编辑搜图

三四线城市的便利店,有机会,也有挑战,社区团购对于实体便利店是冲击还是助力,还有待长时间观察,就目前而言,各家团长们也不过是将日常的毛利换算成了社区团购平台的纯佣金而已,10-15%的佣金标准,虽不能与日常经营的产品利润相比,但如果周边住户多的话,未来也是能够勉强支持每月的房租水电等硬性成本的,这也是便利店主们纷纷加入团长的主要原因。

未来可能不会再有企业花200亿去烧钱做社区团购,但便利店的生意也并非会因此而变好。只有了解用户,懂得用户需求,提供用户想要的商品与服务的便利店,才能走得更远,无惧强势资本与连锁品牌的威胁,这也给便利店主们提出了新的要求。新时代的便利店们,不再是用自家临街的房子摆上桌子就能开业的小卖部了,得与时俱进地让人觉得你在变化,你不仅适应了变化,还始终能服务到熟客们的心里。

上一篇:微软:在 Win11 中更改任务栏位置并不重要
下一篇:Mini LED电视出货占比近8成的三星再出新品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