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轻人开始移动生活 房车会成下个精致露营吗(图)

“为什么要住在车上? ”

“这是一种生活方式,跟你说不明白。”

1999年,冯小刚“贺岁三部曲”之二的《不见不散》问世。葛优饰演的“老美漂”刘元,居住在一辆稍显杂乱的房车上。幽默、顽主的小人物形象,加上对于彼时的观众来说荒诞、新鲜的房车生活场景,使这一幕承包了不少人的笑点。

世纪交替之际,伴随着一句看似不经意的对白,房车这个新物种开始进入中国消费者的视野。 2001年,国内第一辆自行研发、合法上路的自行式房车下线,一个房车时代的帷幕正式拉开。

作者|刘俏 策划|许玥

今天的市场和受众对于房车生活更加了解,也更加向往。

在抖音、小红书等平台上,数以千计的房车博主逐渐涌现——人们的印象中,玩儿房车不再是 “大爷”专属,诸如996互联网人、四处奔波的青年演员等更加年轻化、多元化的玩家角色,逐渐成为镜头前的话题中心。

抖音平台上,#房车 #房车旅行 两个话题下,相关视频播放量已合计超过200亿次。 各大社交媒体上,“好想开着房车出去旅行”的呼声更是铺天盖地。 房车旅行、房车“蜗居”开始得到越来越多年轻用户的关注和互动。

在出行与生活方式领域,上一次这么火爆的业态还是精致露营。而这股“房车热”的背后,房车生活真如想象中那么美好吗?呼声之下,房车租售市场的真实表现如何?Vanlife会是下一个精致露营吗?

房车:不只是“诗与远方”新年第一个月,演员马率从隆冬的北京出发,开着房车驶向温暖的广州,奔赴下一个工作拍摄地。

在网上,他更为人熟知的名字是“海海的房车生活”。一个月前,他刚刚登上抖音热点榜TOP1,#北漂不租房住在房车里#这一话题,为他带来了超过4400万的浏览量。抖音账号开通3个月以来,他已经收获了31万粉丝和164万的点赞。

“我把房车当成是家。所以我的房车生活与传统意义上的房车旅行,还是有一定区别的。”马率向凤凰网旅游回忆称,由于工作性质特殊,房车生活9个月以来,自己真正意义上的房车旅行只有一次。

用“房车蜗居”来形容这种生活或许更加直观。

博主“术哥房车蜗居记”发布的视频内容中,房车似乎已成为她减少通勤时间、提升幸福感的关键。作为一个职场“打工人”,术哥将自己的房车停放在公司附近的停车场上,每个工作日下班后都会回到这里。除了日常的休息、生活之外,这里也承包了术哥和同事们的聚餐、露营等活动。

相比许多强调旅行的房车博主来说,马率、术哥等长期在房车上蜗居生活的人仍是少数。这种令多数人好奇却没有勇气尝试的生活方式,或许也是马率、术哥等人受到关注的因素之一。

房车代表了诗和远方,但又不全是诗和远方。相关内容的出现和走红,似乎也在给房车市场的供需双方释放一个信号——从使用场景来看,房车正在突破传统的旅行、露营等场景边界,延展出更多可能的想象空间。

数据显示,我国2021年共有182家房车企业申报567款新车,其中包含449款自行式房车与118款拖挂式房车。 同时,2021年前11月,国内自行式房车销售数量由2020年的7760辆飙升至11360辆,同比增长46.4%。

持续两年的疫情,某种程度上也成为房车行业内容关注热度持续走高的推动因素。

周边游、本地游、自驾游等渐成主流,对于文旅行业来说是洗牌、也是机会。出境游消费回流、精致露营业态的兴起,也为房车行业带来了一部分需求释放。移动性、独立性、私密性的特点,让房车出游、房车生活成为新的旅游消费热点。Vanlife:一场探险还是一个美梦?马率发布的每一条短视频结尾,都会留下一句相似的独白:这是一个北漂男演员的房车生活,自由、快乐且充实。多数情况下,“自由”这个词被安排在第一位。

“我从一开始就比较喜欢自由、户外的生活。”马率谈到,他毕业后经历过“裸辞”,也利用这段时间走过不少国家。事实上,第一次在温哥华见到房车营地的时候,他并不能理解这种生活方式,直到自己真正开启房车生活。

“我不觉得自己是在‘蜗居’。比如当我拖着车去威海工作,虽然我的房车面积只有11.5平方,但一下车脚下就是细软的沙滩,车窗外就是蓝天白云、海浪沙滩。那一刻就会感觉到,再近的海景房也不如我的房车更近、更美。”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没有哪个“房车人”会否认渴望自由。

110年前房车第一次出现时,或者在更早期吉普赛人尝试“移动生活”的时候,这颗探索世界、享受自由的种子就已经埋在了人们的心里。

21世纪房车网创始人王继东向凤凰网旅游介绍,Vanlife(房车生活)这一理念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世纪60年代的美国,彼时Vandwelling(车旅居住)已经十分流行,并深受无忧无虑的嬉皮士们喜欢。

而Vanlife这一理念在不同时期、不同地域也存在很大差异。

对于多数人来说,最初的Vandwelling(车旅居住)可能是居无定所而做出的无奈之举。而发展至今,Vanlife已经从上世纪兴盛一时的生活方式,迭代为备受当代年轻人青睐的文化与生活理念,成为逃离都市、拥抱自然、体验旅行的一种方式。在抖音海外TikTok上,#Vanlife话题相关内容浏览量已超过 49 亿。

至于国内,无论Vanlife还是2021年爆红的Glamping(野奢露营),其吸引国内年轻群体为之欢呼的背后,都意味着自由、冒险精神,以及打破常规的生活方式。

不过,对于大多数人来讲,Vanlife或许仅仅是一种美好的愿望。“欧美国家的社会基本面和环境基础决定了房车产业的发展,”王继东坦言:“我认为欧美国家人民和自然的交互,以及对自然的敬畏状态,跟我们目前国内的房车爱好者是不一致的。”

如果说Vanlife像是一场美梦、一种“向往的生活,那么当网红滤镜移开后,房车生活的B面也鲜为人知。

某位房车博主曾在视频中感慨,房车空间小住久了压抑,加水、充电、倒黑水(马桶排泄物)都需要亲力亲为。马率也向凤凰网旅游表示:“我刚刚开始房车生活时,各种操作都不会,比如水电的补给、室内室外的设备维修,以及寻找合适的停车场等。直到住到第6个月才算比较游刃有余。”

生意:房车从来不是便宜的游戏即使众多细节都需要亲力亲为,房车生活的平均消费依然不算低。国内环境下,房车生活似乎也很难变成一场便宜的游戏。

2019年,一篇名为《硅谷高房价之下 那些“以车为家”的人》的文章曾在全网引发轰动。

在这个毗邻旧金山的科技产业高地,巨头企业庞大的员工数量及高薪酬水平,使租金上涨与住房短缺问题极为凸显。正如《无依之地》的主角弗恩,这一区域的低收入者被迫过上“以车为家”的生活。

博主马率也曾多次公开表示,相比在北京租房,自己过上房车生活之后,每月生活成本降低很多。而马率的经验,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其自身职业的特殊性,及其已经拥有一辆满足前车牵引资质要求的车。

而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房车生活降低成本”究竟是一个真需求还是伪命题?

资深车评人、职业旅游人韩路告诉凤凰网旅游,在欧美国家玩房车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真正居无定所、没有固定收入的一类人;另一种则是有钱有闲、热爱旅行的消费群体。而在国内,后者几乎在房车玩家中占据着绝大部分的比重。

2020年,房车的主要消费群体开始出现两极分化的趋势,40-60岁的人群作为传统的主要消费群体,始终活跃在房车购买市场,对价格相对较高、休闲交流方便的自行式房车情有独钟。

另一方面,近两年来80、90后等年轻族群更愿意接受新鲜事物、为休闲旅行和娱乐付费,在新媒体环境导向下,其中利用房车做自媒体的消费者也开始增加。年轻消费者在车型上开始更倾向于使用灵活、价格相对较低的拖挂式房车,市面起步价约为10万元左右。不过,拖挂式房车需要消费者本身拥有一辆具备资质的牵引车,否则也将产生一笔额外的支出。

购买之外,出于对购买价格与使用频次、维护成本的平衡,更多的年轻人也开始尝试房车租赁。

北京百思康普旅游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靳晓峰向凤凰网旅游分享了一组数据,从房车租赁的主力消费群体来看,25-45岁的年轻情侣、年轻家庭客群,与50-60岁左右银发一族的消费比例,约为7:3的比例甚至更高,租赁消费单价价格基本在600-2000元不等。

“房车租赁消费的年轻化,能够从数据中看到一些趋势。”靳晓峰谈到,很多上有老下有小的年轻家庭会从租赁开始去体验房车消费,展开短途亲子旅行甚至是500公里以上的长途自驾旅行,形成一定的高频需求。

爆发:2022年是房车的黄金时代吗?

无论是租赁还是购买形式,不容忽视的是,新媒体语境赋能下市场对于房车行业消费与热情正在加速上涨。

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房车保有量已经增长到21万8000辆,平均年增速近50%。业内有观点认为,房车行业将在2022年迎来真正爆发,但由于发展时间短、行业仍较新,凤凰网旅游与王继东、韩路、靳晓峰等行业一线人士的对话中发现,房车行业的进一步发展仍面临几方面因素制约:

首先,能够提供专业性水电补给的标准房车营地数量稀少,且未形成网络效应的限制。《2018中国房车露营市场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全国露营地有1273个,但其中配备专业水电桩或转接供电设备的专业房车营地,全国仅不足300个。

相比欧美房车市场数以万计的房车营地来说,国内房车营地数量仍显不足。这也直接导致了房车消费者较难排放旅途中产生的灰水和黑水,也较难接到市政用电,在停驶状态下无法满足空调使用的需求,从而产生很糟糕的房车体验感。

北京百思康普旅游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靳晓峰指出,中国房车露营行业现阶段的基本矛盾,就是“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对房车旅行这一美好生活的需求和向往,与房车营地等旅游公共服务基础设施严重供应不足、服务网络极其不完善之间的矛盾”。

其次,国内房车发展20年的历程中,房车相关政策仍待制定和完善,包括但不限于对机动车牌照限制、拖挂式房车上路限制等。

这也间接致使上下游产业规模受限,市场大盘没有发展到更大的主体进入,生产制造标准化和产品一致性无法保障。从而导致产品零件无法实现大规模的迭代优化,半数依旧需要依赖进口,而这也是成本上浮的因素之一。

第三,是国内带薪休假制度仍待完善,造成房车的低利用率。相对于欧美市场员工便利的年休假制度,以及线性的、连贯式的出行时间节点分布,国内的房车出行大多只能集中在暑期、国庆、春节等长假,房车出游时间呈点阵式分布。需求集中往往造成“一车难求”,淡季闲死、旺季忙死成为大多数房车租赁企业的常态。

目前,制约房车发展的各方面因素正在逐渐“松绑”,例如年轻新客群的崛起、C6驾驶资质出台明确,以及上汽大通、宇通、奇瑞、长安等越来越多的主机厂品牌的加码布局等,都让业内对于房车在2022年迎来爆发充满期待。

事实上,早在2016年,就曾有人提出房车行业迎来了发展“元年”。但专属于房车的黄金时代,或许还需要5-10年的时间才能真正来临。

上一篇:比泰坦尼克大5倍 全球最大邮轮首航 乘客惊叹(图)
下一篇:终南山连下14场雪 5000名“隐士”被逼下山重返红尘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还没在一起的吃醋

    虽然好像很早知道在成为男女朋友之前,如果喜欢的人和其他异性暧昧时,吃醋不能表现出来,也无权警告他人不要靠近,但是我想了想为什么不行呢?换位思考假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