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空姐机上被打 华人小伙被逮捕 案情大反转(组图)

上周坐头等舱的亚裔男子在美国航空航班上殴打空姐一案又有更多进展,甚至可以说,剧情出现了反转。

袭击空姐的男子是20岁的华人小徐(Brain Hsu),事发时由母亲陪同,一起坐飞机回家。

据小徐解释称,自己的头部去年受了伤,刚刚动完很大的手术,而自己也并不是像目击者和网友们所说的那样,无缘无故动手打人,而是空姐“袭击”他在先。

那么到底当时小徐和空姐之间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两个根本不认识的人会发生如此激烈的冲突,事情又真的只是像乘客们所说的,是因为提醒小徐带好口罩吗?

事情发生在10月27日,纽约飞往圣塔安娜约翰韦恩机场的美航976号航班上,但是在发生冲突后,飞机临时降落在丹佛,警方从飞机上带走小徐,小徐身体瘦削,戴着黑色口罩,双手被反铐在背后。

小徐的母亲穿着黄色夹克衫,陪着小徐,在警察的“护送”下,离开机场。

空姐被打得满脸血,随后被急救车送进医院救治,所幸没有大碍。

一名证人在调查过程中告诉FBI特工,空姐要求小徐离开飞机上的卫生间,随后小徐就用力打了她的脸,导致空姐撞到了卫生间的门。

FBI人员和警察将小徐押上警车

其他目击者还称小徐在袭击空姐前曾有“怪异行为”,说他经常站起来四处走,还伸展“古怪的身体”。

还有人说小徐当时没戴口罩,是空姐让小徐戴口罩却被拒绝。

可能是看到“”男人打女人,所以几乎所有乘客都偏向空姐,而且乘客们还帮助机组人员用胶带把小徐捆在座位上。

当然,这只是One Side Story,我们不能仅仅通过一方的说法,就跟着一起斥责或赞扬事件中的某一方。

下面我们来看看小徐是怎么说的。

根据FBI公开的笔录,小徐称自己刚刚才在纽约罗德岛接受了脑部手术,由医生们重建了部分头骨。

这也是为什么他在被捕时,看起来头发很少的原因。

去年秋天时,小徐在纽约街头被人殴打,头部受了重伤,现在除了有耳鸣、恶心、头晕的症状外,身体还很难保持平衡。

而且,小徐还称自己对声音很敏感,他的父母也发现儿子和以前不同了。

小徐称,事发时,他正起身去洗手间,在过道伸懒腰的时候,手肘不小心碰到了空姐。

虽然是无心之举,但是空姐却立刻急了,开始用手挥向小徐的头部。

小徐说自己很害怕,因为从纽约的重伤害下死里逃生后,他就特别担心自己脆弱、受过伤的头部。所以在小徐看来,当时自己处于生死攸关的情况下,于是选择向后靠向座位,举起手来阻挡。

但空姐“向他冲过来,鼻子撞在他的右手掌上。”

小徐称自己当时根本没动手,而且他也没有动手的能力,因为他的右手前几周刚刚也受了伤,至今连拳头都握不了,更不可能打人了。

但是在乘客们看来,却是“男人把女人的鼻子打流血”了。

小徐的母亲在事件发生后也接受了采访,她表示,儿子确实在罗德岛做了手术,而且情绪很不稳定,小徐尤其害怕别人碰他的头,右手是在一次锻炼中手指骨折,不能握拳。

对于自己受的伤,空姐也回忆了当时发生的事。

美国航空机组人员 图文无关

据空姐说,她当时在过道上感到自己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她随后转身看到了小徐,问小徐有什么事没有。

空姐说,虽然可能小徐是无心之举,但是他没有道歉,而是想继续走去洗手间。

因为这个时候飞机上“系好安全带”的指示灯亮了,所以空姐让小徐回到座位上。

结果就遭到小徐的攻击,鼻子被小徐的拳头打流血了。空姐此时听到小徐的妈妈在着急解释,称自己的儿子不是故意的。

小徐周一在加州中央区地方法院出庭,保释金为1万美元。他未来还会于11月15日在丹佛的联邦法庭出庭。

出庭时的小徐

对于该案,美航表示已经将小徐拉黑,“今后永远不会被允许乘坐美国航空公司的航班,但除非他被依法起诉,否则我们不会满意。”

“我们对机上发生的事情的报道感到愤怒,”美国航空的声明写道:“美国航空不会容忍针对我们团队成员的暴力行为。我们已经与当地执法部门和FBI合作,确保他们获得所需的所有线索。”

上一篇:巴西男子指控日本入境局对其施暴 日媒公开视频(图)
下一篇:携带海外食品入境有新规 这些不能带进加拿大(组图)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放下,只是一瞬间的事。

    在我知道前任好像(已经)与对方交往的时候,我又再一次无声的大哭,哭得很用力、很心伤,但哭完后,突然醒了。儘管努力把自己变得漂亮,都不如她在他眼中漂亮,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