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上海 告别中国:新西兰一家6口坎坷回国路(组图)

一段波折坎坷的回家之路。

此刻,克拉克一家,全都安心了。

妈妈带着4个孩子,在新西兰北岛新家的起居室里,后面墙上,贴上了“祝爸爸46岁生日快乐”。

爸爸约瑟夫·克拉克,躺在当地医院病床上。

他终于能放松地笑了。

15年在中国生活的岁月结束了。

这段结束波折坎坷。

能赶在上海疫情之前,在3月24日离沪回纽,或许还算幸运的……

克拉克一家是生活在快乐中国的快乐歪果仁。他们从年轻时就生活在海外,家乡远远抛在了脑后。

在中国,大家都叫约瑟夫·克拉克的外号“Fish”。

早几年,在中国生活顺意,孩子也一个接一个地降临。

随着家庭成员不断变多,他们更是把中国当家,毕竟一家6口来回一次也不容易。

约瑟夫·克拉克的太太朱迪也喜欢在上海的生活。

虹桥地区,本是上海外国人集中的地区。

● 上海名都城酒店公寓

这里生活便利,自己和老公也已经结婚了二十多年。

从青春年少,到一大家定居上海,想想都有些感慨。

但事情到了2020年发生了变化。

2020年11月28日,约瑟夫·克拉克突发脑出血,其后在上海被诊断出患有脑动脉瘤。

这场病也改变了这家人的命运。

事情发生以后,他们一家从快乐的沪漂变成了需要帮助的家庭。

太太朱迪日夜照顾。

孩子们也经常去医院陪护。

前100天的危险期度过之后,太太朱迪说,“100天!在中国,人民经常庆祝100天。现在我们已经到了100天……我在想,以后我是否应该继续数日子。这个数字总是会越来越大,而且我到底是为了什么要去数日子?”

她自问:“约瑟夫什么时候能离开医院?他什么时候能再走路或说话?什么时候能再次开始工作?我真的不知道。”

● 病床里的祈福墙

约瑟夫在新西兰的老父亲菲尔也非常着急。

初期时病情严重担心生命危险,另一方面,这6口之家面临高额的费用。

住院后,当地每天的医疗费用大约合1200纽币。

到了2021年3月,在上海的医疗费用已经超过了14万纽币。

当时,父亲和孩子家商量,是否还是回新西兰治疗。

但是,约瑟夫的医疗转运费用也非常昂贵,这样的病人需要35万纽币。

克拉克一家认为,他们在上海得到了最好的医疗护理。

开刀的医生是中国一位顶级的大夫,医护人员也都非常尽心尽力。

如果没有他们,约瑟夫可能已经在另一个世界。

然而从长远看,他失去了生活能力,需要长时间的恢复期。

回到家乡新西兰才是比较现实的选择。

本来,他们计划去年回新西兰定居,但疫情一再将计划打乱。

他父亲说,家人们度过了长达几个月的紧张时期。

由于旅行限制,新西兰的亲友也无法去中国团聚,“我们请求社会各界帮助我们,把约瑟夫带回家。”

在这种情况下,去年在新西兰的亲友发起了众筹,为这家人筹集看病和回国的费用。

在上海,这家人在中国的教友也纷纷慷慨解囊,帮助约瑟夫回家。

并非筹得足够的钱就可以回新西兰,在复健方面,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要让航空公司接收病人,必须要康复到一定程度。

“我想无论这需要多长时间,我们都要让他先好起来。

在上海朋友们的支持下,他们制定了一个康复表,在约瑟夫住院期间,刺激他的感觉系统,让他的大脑功能慢慢地得到改善。

他们按时和他说话、播放音乐、用一个刷子刺激他的胳膊和腿,试图让他的大脑一直处在刺激之中。

“我们努力行动,希望他变得更好,我们也看到了显着的进步,”朱迪说。

2021年9月,病人脱离了呼吸机,这给了他更多的自由,他们也终于可以考虑为他预订普通的航班——尽管这样的乘客还是需要大量辅助支持。

与此同时,在中国的医疗费用越来越多,这家人希望能尽快启程。

2022年3月24日,在新西兰航空公司的帮助下,这家人终于启程,离开生活了十多年的上海。

● 纽航员工帮助约瑟夫上下机

新西兰的一家医院收治了约瑟夫。

重回家乡,也让一家人有了不同的感受。

朱迪很高兴地发现,回家之后,约瑟夫的语言能力恢复得更快。

她说,回来后周围的人都说英语,环境也舒适,回家里感觉康复的进展更快,“能够回来真是太好了。”

● 新西兰医护人员为约瑟夫庆祝生日

这两天,在新西兰的家里,亲友们已经帮助安装了轮椅坡道。

在客厅里,家人们也设置了一张躺椅床。

他们希望,这位游子能在复活节期间,出院回归自己在新西兰的家。

上一篇:华人自述:这个月 我是如何从上海逃往东京的?(组图)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