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者—自杀

这是我上个月遇到的case

-

「等一下有个Trauma Blue,自杀的case,从外院转来的,」下急诊班前的10分钟,主治老师告诉我们。

Trauma Blue 来自于code blue 加上创伤,意思是因为外伤,造成的病况危急、甚至是心肺功能停止的病人。通常接到这个case,外伤区一半的人力都会去处理这个病人。

过了10分钟,EMT、警察、外院的护理师奔跑、推着担架床来到急诊区。

病人是个年轻人,脸色惨白,脖子套着保护颈椎的collar。

特别的是,病人的左手腕有许多道横走、有深有浅的结痂伤疤,典型的割腕的痕迹。

「病人从四楼跳下来,马上被路人发现,坐救护车到我们医院。目前用氧气面罩6L可以维持正常生命徵象,电脑断层显示初步没有颅内出血,可是第六颈椎第七颈椎骨折,另外,脾脏、肝脏有撕裂伤,现在腹腔有积血。」交班的护理师告诉我们。

我们马上将病人推到急救区,主治医师带领着大家开始一系列的检查与处理。病人的神智状况并不好,虽然呼喊他会有回应,可是反应并不是很好。另外,苍白的唇色与脸颊、冰冷的四肢、以及较为急促的呼吸,都显示着因为出血而造成的低血容。

由于呼吸状况并不稳定,主治医师在评估之后,马上进行插管。而菜鸟的我则是负责抽动脉血,以及询问交班护理师有关其他的病史。

抽血的时候,很明显的,股动脉的脉搏十分微弱,护理师很快的打上输血点滴,而另一位实习医学生的工作就是拚命的挤着血袋,希望能够更快的为病患输血。

这些工作完成之后,自杀的病患生命徵象逐渐稳定下来。后续的血氧分析也逐渐往正常的数值走。我们接着安排了各项的影像检查,也紧急会诊了创伤一般外科以及神经外科,準备处理腹腔内出血以及颈椎骨折。

我询问交班护理师,病人的母亲在前几年过世,而这似乎让孩子打击很大,甚至逐渐有忧郁的情形。而可惜的是,病人周遭的亲人、朋友,对忧郁症的认识或许不够深入,导致孩子虽然几次因为割腕的情形来到急诊治疗,但就算急诊医师建议他应该要到身心科门诊治疗,病患仍旧没有準时回诊。

过了一小时之后,病人的血氧忽然降低。护理师报告完这件事之后,只见主治医师以及学长姐们迅速的弹起,到病人床边评估,此时,我负责的是确认呼吸音,而学长们则是用超音波在做快速的检查。

我发现,病人的右侧呼吸音减弱,而超音波的确也发现右侧似乎有血胸。

「直接插胸管!」主治医师大声的向学长姊说着。

我退开床边,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紧急的胸管置入,真的非常震撼。迅雷不及掩耳的消毒,确认好位置之后,直接用刀片划开肋间的皮肤,再不断地探入深度,最后放上胸管以及引流瓶。

一切虽然很急迫,可是却又有秩序。

在引流出胸腔内的积血之后,病人的血氧回升了,重新确认呼吸音,也逐渐回归正常。

当天处理到这个阶段,我就下班了。隔天再去查看病人的病历,发现影像科、一般外科以及神经外科在几个小时内就完成了腹腔的止血以及颈椎骨折的固定,将抢救后的病人送到加护病房。

-

然而,虽然抢救的过程很戏剧化,但结局却不像八点档一样,最后完全康复。病患这一个月都住在加护病房,其中也经历过几次的急救,也因为需要长期使用呼吸器,从原本的插管改成气切,而四肢几乎也是瘫痪的状态...

神经外科的学长说,从他们进入专科以来,很常遇到这种自杀不成功,而最后紧急抢救之后,活下来的病人。

「有些人最后很正向的拥抱了自己的生命,但更多的像是这个孩子一样,让人心疼。」

想起了一位精神科医师上课说过的一段话:

「我们都很幸运的拥有生命的使用权,但却不是拥有生命的所有权。」

-

上一篇:约喜欢的女生上夜店
下一篇:男友揍了我朋友一拳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热门评论 12

西斯